April 2014 归档

我们不是一个低成本国家

| 评论(6)

我北美的工业界导师写过一本书,是关于通过谈判降价、精益降本和价值工程/价值分析来全面控制产品的成本。有一段时间,他有意把这套方法论介绍到国内去,因为他访问过一些本土企业后,认识到这些企业在成本控制方面有很大潜力可挖。我告诉他,不管是在技术还是管理上,本土企业都认为跟欧美企业的差距挺大;唯独这成本控制,本土企业向来是自信满满:如果成本控制做得不好,我们怎么会是低成本国家呢?美国人来教本土企业降本,那还不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不信,看看IBM、埃森哲、科尔尼等全球知名的咨询公司,在中国接过几个成本控制的项目?

不都是招投标制度的过

| 暂无评论

这几年我去很多国企、央企,培训他们的采购和供应链部门。所到之处,听到的抱怨大都一样:招投标制度就如紧箍咒,碍手碍脚,束缚人。有些人能理解,招投标虽然不完美,但对公共采购来说,文明国家都在用这一套,可以说是必要之恶(necessary evil);另一些人则把问题都往招投标上推,采购做不好,似乎都是招投标的错。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小时候上学,有些孩子成绩不好,就抱怨父母,说都是因为放学后你们让他干着干那。言下之意是,如果让他啥都不干,他自然能学习好。不过他们没注意到,邻居家的小孩虽说啥也不干,但成绩也没好到哪里去。

就如高考,公共采购的招投标制度虽说问题一大堆,但很难找出一个更好的制度来替代。我承认这制度不完善,也不想为招投标辩护。但是,我想问两个问题:(1)为什么都是国企、央企,同样的行业,同样戴着招投标的脚镣,有些企业的采购比别的企业做地好?(2)非国有企业没有招投标制度的约束,按理说应该是山清海晏,采购为什么面对的仍旧是一地鸡毛,供应商的质量、交期、成本问题多多,摁下葫芦起了瓢?

连接两个百分之七十

| 评论(6)

在很多行业,70%左右的产品成本由设计阶段决定,70%左右的产品成本来自供应商。这两个70%处于不同的时段,看上去没什么关系,其实不然:前者是产品设计的结果,后者是生产工艺设计的结果,而产品设计与工艺设计历来就分不开,应该紧密配合,协同优化。能否处理好这两个70%的搭接,决定了公司能否设计、制造出优秀的产品,也决定了公司的命运。

为什么公共采购的价格高?

| 暂无评论

在很多国家,政府是最大的买方,而且"钱多、人傻",或者说花纳税人的钱不心疼,容易成为冤大头。例如有人大代表就质疑:为什么政府公共采购的价格高?网上在说,80%的情况下,公共采购价格高于市场平均价。其实政府除了"钱多、人傻",容易被蒙,以及腐败等因素外,公共采购过程繁文缛节,系统地增加了企业与之做生意的成本,也导致了公共采购的高价格。

畅销专著

  •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high cost, high inventory, heavy asset solutions

畅销经典

  • Purchasing and Supply Chain Management

最近评论

  • 韦毅: 集中采购除了以价换量,一定程度上抑制分公司采购环节的腐败,并确保采购产品质量得到更好保障和售后服务 详细>>
  • 吴兆庆: 在讨论战略供应商管理的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有一个标准去选择战略供应商。我认为应该从以下四个方面去考量: 1.质量,必须符合我们质量管理部门的标准。 2.交期,从要求交货时间、承诺交货时间、实际交货时间去考量。 3.成本,每年降本多少? 4.响应,合作过程出现问题时,供应商的响应速度怎么样,如何快速解决问题。 满足以上几方面外,还需要关注,我们对于供应商而言是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客户(比如订单量超过其总出货量的15%),当损失掉我们的时候,对其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假如我们只是供应商的一个很小客户,对于供应商而言可有可无,那么此供应商就不适合作为战略供应商,因为你没有谈判的砝码。因此战略供应商管理的前提是正确的选择战略供应商。 详细>>
  • 言涛: 类似企业财务做厂内银行,集中采购物流,然后集中打包采购、集拼装车物流,上层管理提成、下层分摊结算,局部效率或降、总体效益增加。 详细>>
  • 言涛: 我们和供应商的合作就是一种恋爱形式,但应该是追求结婚,结婚就是有那么一张契约来促进双方或多方长久生活在一起,最好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说白了就是大家一起可持续发展,而不是挖坑等你跳下去,有今天、没明天的算计。那么套用一句俗语“凡是不以结婚为目标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急功近利的公司就是想着如何在零和博弈的框架下来坑供应商,这就是一种耍流氓,但甲方很强势、乙方很委屈,委屈完了还得继续求全以存,如果哪天有转机了,千万别埋怨乙方的主动提出离婚。 我们签合同时,总喜欢使用“经甲乙双方平等友好协商,达成以下协议”云云,这种制式合同用语基本上成立一种毫无实义的废话,因为后期大概率的发生不平等不友好事件,当然如果本着“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不争不吵不夫妻”的态度,那么还是可以友好协商解决的;问题是很多时候,日积月累的已经量变到质变,当警觉时已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了,连好聚好散都难以做到了。 那么我们从甲方的角度来看,简单粗暴的管理乙方肯定是不长久不健康的。这里,我们不妨自问几个问题,我们对乙方的利益诉求了解么,对乙方的分歧与底线知道么,对双方求同存异的平衡点考量过么?既然都没有考虑,那和乙方谈价格岂不是一种简单粗暴掩藏下的无能么?!婚姻在于经营,家暴不是令人羡慕的好婚姻。良好的婚姻不能依靠简单的维系,而是经营;经营婚姻就需要了解对方、理解对方、关爱对方、帮扶对方、相知相携。埋怨妻子花钱该剁手,那你有没有帮助妻子一起来理性制定选购策略,既然没有,你赚钱给她花不就是天经地义的么,你帮妻子合理选购优质产品组合,妻子获得最大的购物愉悦,从性价比上为你结余更多,还可以拿出一部分给妻子机动支配,同时家庭开支少了、储备或投资机会多了,岂不是双赢?! 套用孟子语“甲之视乙如土芥,则乙视甲如寇雠”。所以,我们对供应商,少点抱怨、少点压榨,多点关爱、多点帮扶,也许关系更和谐、合作更持久、未来更美好。 详细>>
  • Andy Tang: 刘老师,请问集中采购之后产生的大量关联交易,该如何简化?国内涉及到开增值税发票 详细>>
  • 郑永勇: 成本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也是决定性的因素,但集团化采购的物资是否纳入集中采购,还要看采购物资本身是标准产品还是非标产品,而非标产品的成本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 详细>>
  • 刘宝红: 您可以在网上买电子版。亚马逊上或许能买到实体版。 详细>>
  • 柳吴军: 心,做事情是否用心,这是不单单是系统良好运行下,事情可以做到位? 我始终认为,事情完美完成,首先有团队,然后,每一位团队成员,用心,这就要管理者具备能力,让大家心情愉快,状态好,就会最大程度上,用心对待工作。 详细>>
  • Rudy: 我在美国,一年也就回去一次。 在美国有办法买吗/ 详细>>
  • 田凌琨: 十分感谢,希望有机会听您的课程 详细>>

关于此归档

这里是April 2014的所有日记,它们按照时间从新到老排序。

上一篇日记March 2014

下一篇日记May 2014

首页归档页可以看到最新的日记和所有日记。